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
定制
当前位置:首页 > 大扶贫 >

贵州黔东南:民警“熊大”驻校的日子

发布时间: 2020-04-02 11:02:26  |  来源: 魅力贵州   |  作者: 吴芳秋   |  责任编辑: 顾江涛
  

  清晨 6 点 30 分的起床铃声刚响起,熊大就已洗漱好,叠好被子,习惯性地理了理帽沿,戴上口罩,扣好单警装备快步从男生寝室里走出来。

  熊大站在校园一棵粉色的樱花树旁,看着墙外初升的太阳,踌躇了一下 …… 已经第三周了,这是熊大在三穗县民族高级中学驻校的第 19 天。

  熊大名叫熊焕昌,42 岁,是贵州省三穗县公安局警犬中队中队长。3 月 16 日,三穗县高三年级和初三年级学生正式开学,为保证全县师生疫情期间的绝对安全,三穗县公安局投入警力驻校,切实做好学校复学各项工作和开学后学生护学工作,坚决防止疫情向学校蔓延。熊大就是其中一名护校安保人员,他与另外 4 名同事在三穗县民族高级中学驻校 40 天。

  熊大接到任务时,凝思沉重,有过一丝犹豫。全国疫情虽得以控制,却仍不容乐观,国家拿贵州和青海高三、初三返校做示点,任务重是一方面;另一方面,这些高三学生都是未来国之栋梁,万一有什么闪失可不好交差。

  但一看到警服上面的两杠一星,熊大从犹豫变成坚定。血泪都流过了,保护学生而已,这有什么难?


 

  (一)

 

  开学第一天,天空放晴,校园里粉色的海棠开得盈满灿烂,从寝室到校门口的路上,熊大闻到一股湿润空气夹杂着淡淡的花香,一股微风将落下的花瓣吹起,凝成一个小圈,像孩子们欢快的脚步。熊大加快脚步朝校门口走去。

  因为疫情的关系,学校要求驻校安保警队提前一天进驻校园,以便开展工作。作为安保组长的熊大,首先入学校打前战。到达校门口时,学校已经完成了消毒、扫码、测量体温等一系列活儿。学校共设置了 5 个关卡,熊大与同事们在最里面的安保区。

  安保区有两张桌子,安保组的任务是保证校园环境的绝对安全,把学生们携带的管制刀具、以及存在安全隐患的物品拦截在校园外。熊大深知任何一把管制刀具都会对学生们的生命安全构成威胁,于是边工作边提醒其他 4 名同事,检查时务必细之又细。

  民高学生返校分两个批次进行。住校生的返校时间是早上 8 点到下午 6 点,走读生是下午 6 点到 7 点半。从早上 7 点起,除了午饭时间外,近 12 个小时的检查工作,安保组一直守在安全检查区,忙到没有时间上厕所。

  眼看着同学们提着大包小包进入安全区等候,熊大不由得加快检查速度,但这丝毫不影响盘查质量。熊大不能因为个人原因而使整个报名流程跟着滞后,孩子们多在校外徘徊一分钟,感染病毒风险就会增加一分。一问、二摸、三放行,有条不紊,对于检查,熊大还是有经验的。


 

  (二)

 

  驻校期间,熊大每天要赶在走读生来上学之前 " 守 " 在校门口,待学生进教室上课后,他又忙着组织驻校队员们完成学校外围的巡逻防范。不管刮风下雨,中午 11 点,他都会准时出现在食堂下那棵郁郁葱葱的香樟树旁。" 戴好口罩、保持好间隔距离。" 这是熊大惯用的 " 台词 "。确保学校正常教学秩序维护学生就餐秩序,让学生们保持安全距离、并且监督学生们是否洗手以及佩戴口罩,是他的工作职责。

  高三学生共有 24 个班分 3 个批次吃,他要从中午 11 点 10 分站到 13 点左右,当所有学生都重回教室或回寝室午休后,熊大才急急忙忙走进食堂吃饭。许多时候,食堂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收餐;许多次,他吃是学生们剩下的残羹冷肴;有时候,他嘴里连连冒清口水,但还没完成任务,怎能提前收队吃饭?

  刚吃过午饭,熊大又要组织队员们去巡查教室。2 栋教学楼,若干个间教室,他们要走遍教学楼的每一个角落。上到宁波楼五楼时,熊大听到有人在唱杨宗纬的《初爱》,寻声而至,有 3 名学生在宁波楼顶楼角弹吉他唱歌,主唱是开学第一天企图把烟藏在帽子里的那个小伙子。

  " 唱得不错,但小声点,会影响其他同学。" 熊大说。" 好的,我们唱 20 分钟就下去了。" 主唱回答说。下楼梯路上,熊大突然怀念起自己的青春岁月。

  熊大偶然摸到自己手上左手虎口上的伤疤,这是 19 年前第一次训练警犬的伤疤。熊大起初不叫熊大,他叫熊焕昌,自从《熊出没》的动画片开播以后,他便有了这个可爱的外号,今年正好是入警 20 年。

  手臂上也有两道明显的伤疤,像两条蜈蚣,在手臂上爬行,是多年前去镇远执行抓捕毒贩留下的。

  下午下课铃声响后,安保组又要到各个球场进行巡视,提醒学生们锻炼的注意事项,是否佩戴口罩,并且查看围墙周围是否安全。连续 19 天重复一样的动作,熊大早已习以为常。

  学生们上自习后,熊大带着队员,开始第三次巡逻。走读生 9 点 20 离开学校,他们护送上学生上公交车后;紧接着是住校生 10 点下自习,他们又要到学校教学楼和寝室之间进行护送和监督;待住校生 10 点半全部进入寝室后,他们 11 点又配合学校老师、宿管进行查房。3 栋楼总共 395 间寝室,上到男生宿舍 3 栋时,熊大感到一阵腰疼,这是戴了一天单警装备的结果,可他仍然直起身子,在楼道里前进。

  眼看着寝室从光明到黑暗,同学们像饺子似的涌出又进入归巢,终于快结束了。熊大才舒了一口气。

  学校 11 点半熄灯后,安保队开始进入每天的第四次夜巡,他们沿着全校周围巡查一遍,去监控室看是否有学生翻墙,操场看有没有学生抽烟等,及时制止学生不良行为。

  回到寝室,旁边的寝室还亮着灯。一位学生在台灯下用功。" 少年易老学难成,一寸光阴不可轻。" 熊大喃喃自语。

  世界在黑暗与光明之间交换,学校也在黑暗与光明之间孕育希望,寝室因为熄灯的关系恢复宁静。熊大躺在床上,拿出手机,看了看时间,已经接近午夜 12 点。


 

  (三)

 

  不知道大女儿的 " 木兰辞 " 背诵得怎么样了;还有小女儿睡了没有 …… 因为熊大和妻子都太忙,这次又是驻校 40 天,夫妻俩只好把孩子寄在孩子大姨家。前些天孩子的大姨打电话来说,孩子趁她疏忽,自己从家里跑到派出所找爸爸 …… 想到这,熊大的心一阵疼。

  熊大总骗两个女儿说:待疫情过后再好好陪你们。熊大不知道自己已食了多少次言,昨天中午和大女儿视频时,大女儿还交代他让他安心工作,不用记挂家里。大女儿的懂事,让他越心疼,大女儿才 14 岁,当别人家的女儿还在父母怀里撒娇时,女儿却懂得安慰父母,照顾家里。熊大心中的疼开始膨胀,蔓延全身。

  熊大的妻子是三穗县公安局一名辅警,不知道妻子怎么样了,她在指挥中心值夜班,好多天都没有好好说话了,妻子一定也在埋怨熊大。

  一个是国,一个是家,没有国哪有家?窗外细细密密的小雨在昏黄的路灯中簌簌落下。" 想家时刻家咫尺,疫魔未灭归无计。" 睡吧,孩子们长大了,会理解的。熊大自我安慰道,这时忙碌了一天的他眼皮有些重了,为了第二天能精神上勤,在惭愧与无悔的纠结中,熊大沉沉睡去。

  梦中,熊大梦到,春光灿烂之日,学生们展翅翱翔,飞出贵州,飞向世界!(吴芳秋)

分享到:
0
专题视频 更多>>